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
新闻中心>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

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古代神兽

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

也是自2017年开始,拉夏贝尔的业绩出现“波澜”。2017年,拉夏贝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9亿元,同比下降6.29%。

还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拉夏贝尔近几年的业绩下滑和外部环境亦有关系。事实上,不仅是拉夏贝尔,2018年至2019年也是海外快时尚品牌在中国销售发展的分水岭。一些巨头在中国的业务出现下滑,有一些品牌更是陆续败退中国。

K图 603157_0K图 06116_0  上海市闵行区莲花南路2700弄50号,伫立着被誉为“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的新办公大楼,远处眺望,极具设计感的多栋建筑尤为醒目。

邢加兴几日前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透露,其当前主要负责的事务为公司线上业务部分。

离开拉夏贝尔有一段时间的张乾(化名)也向记者表示,邢加兴“很专业”,对服装和产品了解,一直在服装领域耕耘。

过去两周,《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采访了多位拉夏贝尔离职、在职人员以及熟悉公司的资深投资者,试图复盘这家服装企业过往的发展历程。有采访对象坦言,拉夏贝尔曾凭借产品、成本和渠道的优势斩获市场,但盘面越大也意味着“包袱”越重,外部环境在变,拉夏贝尔也不得不变。

今年,拉夏贝尔设定了扭亏“目标”。对于是否有信心实现,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日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谨慎且低调回复了两字:“还好”。

拉夏贝尔正在打破曾经的“全直营”模式,据悉,在原有线下直营为主的渠道布局的基础上,其结合不同品牌、不同渠道的特点,开始推行联营、加盟等新的业务模式。

今年3月末,拉夏贝尔宣布董事会提前换届,包括邢加兴在内的多人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但在此后的股东大会上,邢加兴也未能当选。

在日前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拉夏贝尔表示,2018年及2019年,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及公司自身实际情况,其开始聚焦以女装品牌为核心的品牌差异化发展方向,主动收缩非核心品牌及业务发展规模,调整线下低效门店,以减少资源的低效投入。

张乾也向记者指出,因为一路发展迅速,在企业文化方面,拉夏贝尔确实相对较弱,“没有那么多的沉淀”。

“一个企业发展到这个份上,也不是邢加兴一个人说了算,他是单一大股东,不是绝对的控股股东,一些基金、资本也是有话语权的。”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这样表示。

另据胡刚透露,当年,为了在港交所顺利上市,还曾由其带领推进了拉夏贝尔的全渠道业务变革。

为了实现扭亏目标,拉夏贝尔在此次公布的年报中表示,将从内到外积极、主动、彻底地实施结构性改革。2020年,其还将加速经营转型,启动品牌重塑战略,以目标消费者为核心,强化差异化定位,全力打造以La Chapelle(拉夏贝尔)主品牌为核心的女装多品牌集群,并通过线上线下的深度整合及探索新零售渠道等方式,实现公司向数字化、科技化转型,以提升公司的经营效率和盈利水平。

2014年10月,拉夏贝尔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9月又顺利登陆上交所,一度风头无两。但此后,这家企业即进入发展低谷:业绩下滑、门店收缩、资产售卖……与之相伴的,转型变革也成为了拉夏贝尔近两年的关键词。

拉夏贝尔曾深刻总结过此前的经营模式带来的挑战,比如拓展新品牌需要投入新的、更多的经营资源;新品牌处于培育期会出现亏损,拖累公司当期利润;以及如何避免品牌雷同的问题,如果无法实现差异化定位,将有可能出现对于目标消费群体不够清晰聚焦,也会导致超额资源投入带来产出低效的情况。另外,在资源有限的背景下,其要面临如何在老品牌发展、新品牌培育、对外投资合作等方面有效分配资源的问题。

2014年,顶着“中国版ZARA”名号的拉夏贝尔成功登陆了港股市场。2017年9月,在多次闯关A股后,拉夏贝尔又顺利登陆上交所。

拉夏贝尔在职人士徐风(化名)则称,邢加兴为人低调,话不多。

4自救求未来站在退市边缘的拉夏贝尔,正在自救。

在台资企业上过班,经历过创业的九死一生,从代理品牌到经营自主品牌,邢加兴的服装之路一度走得颇为曲折。有报道曾指出,1998年,年轻的邢加兴向他人筹集了50万元的注册资本,拉上几名设计师和销售就成立了拉夏贝尔。

江山认为,拉夏贝尔频繁的人才流动跟文化和用人都有关系,“企业文化是企业竞争的最高境界,如果大面积的高管待不住,可能就是企业也有问题”。

据悉,邢加兴并非出生在设计世家。1992年,20岁的邢加兴怀揣着几百元到省城福州买树苗。当时,一个职业培训学校正在招生,瞄准服装设计,邢加兴报了名。这一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种种变革之下,拉夏贝尔今年能扭亏吗?这或是其留给市场最大的悬念……

拉夏贝尔方面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2011年-2017年,结合公司不断推出新品牌的需要,公司采取“多品牌、直营为主”的业务发展策略,从而实现销售规模不断增长。

张乾告诉记者,当前,拉夏贝尔的公司治理结构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一些变化也不一定是在邢总的掌握中,也不一定是邢总的意愿。但我不了解,也没办法评价这些变化。”他说,大家也知道公司碰到问题,都在努力寻求改变。“只是说可能包袱太重了,自己改变只是杯水车薪,不能改变根本的问题”。但对于拉夏贝尔的根本问题是什么,他不愿意多谈。

彼时,作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他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第三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并建议由陆尔穗作为董事长人选。然而,根据此前3月份的公告,在相应的股东大会上,陆尔穗、蔡国新均未能当选。

“投资人进来是希望退出的,A股走不通就走港股了。”接近并长期关注拉夏贝尔的资深投资人江山(化名)这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但显然,邢加兴骨子里也有冒险精神,一篇题为《奋斗者邢加兴》的报道中指出,2003年非典期间,全国零售业遭受重创之际,邢加兴却逆势加大马力进行生产。非典过后,人们涌入商场,拉夏贝尔的囤货被一扫而空。

原标题: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深度)

2从“加速”到“失速”对于拉夏贝尔来说,在度过了第一个十年的创业期后,其经历的第二个十年(2009年至2018年)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2010年,联想投资宣布注资拉夏贝尔。根据投资界同年11月的一篇文章,彼时,拉夏贝尔在全国的门店不足千家。邢加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联想投资带来的不仅有资金,更有对企业管理的支持。

就是在这样一位“掌舵手”的带领下,创业初期的拉夏贝尔迅速成长。天眼查显示,2007年底,拉夏贝尔即获得了来自新宝联和金露服装的4000万元A轮融资。

事实上,拉夏贝尔已经深刻思考过这一问题。去年8月份,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拉夏贝尔方面就表示,公司原有的“多品牌、直营为主”战略,为公司带来了多年的快速发展,使公司成为了国内女装市场的头部企业,但是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这种经营模式面临人工、租金等运营成本日益增加的巨大压力。

自资本进入后,围绕着拉夏贝尔的一个关键词即是“扩张”。2011年之前,拉夏贝尔仅有3个女装品牌,门店数量不足2000个。2012年,其明确提出“多品牌、直营为主”的发展战略,陆续推出多个新品牌。2015年以后,公司基本停止内部新培育品牌,主要通过投资合作的方式拓展新的品牌。到2017年底,公司经营品柜数量达到9448个。

根据拉夏贝尔2020年一季报,截至今年3月底,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持有拉夏贝尔25.91%的股份,邢加兴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拉夏贝尔8.25%股份。

事实上,邢加兴鲜少“抛头露面”,在诸多报道中,他均被描述为一个嗅觉灵敏且大胆的创业者。

在业绩拉夏贝尔衰退的原因时,多名采访对象还不约而同的谈到了一点:企业文化。

2012年,拉夏贝尔排队冲刺IPO,但次年,拉夏贝尔出现在了证监会公布的“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此后,拉夏贝尔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

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

期间快速的外延扩张是邢加兴的想法还是资本主导?对此,前述人士并未直接给出看法。但江山告诉记者,对于这家从0发展到100亿的女装龙头来说,创始人会有强大的影响力。“资本在企业顺风顺水的时候不会轻易干预创始人的决策”。

这些决策都来自邢加兴的拍板吗?

徐风表示,目前公司一切依然在正常运转,只是员工也会有所担忧。但他坦言,外部就业环境并不那么乐观,大家还是希望公司渡过难关。

3经营巨变背后高峰时期的拉夏贝尔,市值远超百亿元,而现在其市值已不足20亿元。这背后,究竟是哪些步骤出了问题?

另一方面,拉夏贝尔也在对从根本上无法达成预期目标的部分投资品牌进行处置,以期卸下沉重包袱,轻装前行。

在谈及内部品牌的同质化竞争时,徐风用了一个词:非常厉害。“内部品牌比较多,也就形成了很多内部的竞争,但是这些竞争往往又都是在同一个点上发生,比如我做这个款,你也做这个款,结果可想而知”。

据拉夏贝尔方面表示,后续,公司还将持续推动资产处置和业务优化重整,以改善利润为核心,剥离不符合公司战略的业务。

谈企业发展不妨先谈创始人。“草根出身”“有情有义”“低调不多言”……这些从接近过邢加兴的人士口中蹦出来的词语似乎拼凑出了这名上市服装企业实控人的“画像”。

“2019年作为公司第三个10年的起点,公司正在经历大规模的战略收缩,但机遇与挑战并存。”去年,拉夏贝尔就向记者这样指出。据称,拉夏贝尔于2018年下半年即着手相关改革举措。

1“冒险家”邢加兴拉夏贝尔是公司名也是品牌名。根据坊间的传闻,邢加兴酝酿这一品牌时,正居住在一条名叫拉夏贝尔的法国风情小街上。因为想把法国浪漫的风情带回中国,他便借用了这条小街的名字。

近日,拉夏贝尔两度推迟的2019年年报终于披露。去年,在营业收入下降24.66%的同时,其净亏损高达21.66亿元。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自7月1日开始,拉夏贝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智多多创客平台创始人胡刚曾于拉夏贝尔任职执行董事、高级常务副总裁,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邢加兴很有拼搏意识,喜欢日本企业的经营哲学和理念,也很喜欢看书。“和大家相处没有架子,跟内部团队打成一片”。

赵旭(化名)多年前就离开拉夏贝尔,在进入拉夏贝尔前,他曾在另一家服装企业工作过。“企业文化和我之前所在的企业没法比,拉夏贝尔比较注重销售,文化基因很少,人际关系也比较复杂。而且旗下品牌很多且很陌生,比较独立,互动很少,所以做起事情来比较吃力”。

企业文化不足一定程度上也被视为拉夏贝尔此前人员流动频繁的一个因素。“拉夏人换起来很厉害,我离职那年,人都是一批一批走的,包括管理层。”赵旭说。

2019年,其即先后处置了所持的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天津星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8.04%份额、形际实业(上海)有限公司60%股权,并同意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实施破产清算,以进一步减轻公司经营负担。

即使离开拉夏贝尔有些不舍,但刘宵(化名)仍在回忆过往时称,“邢总确实是很有情义的人,草根出身的老板,很有意思的人生。”

2018年夏,这家于沪港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乔迁”至此,并在随后酝酿着要打一个完美的业绩翻身仗,但至今未能如愿。

邢加兴已经不再担任拉夏贝尔董事长、总裁。去年10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指出,邢加兴向董事会提出申请辞去总裁职务。今年2月份,邢加兴又申请辞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在江山看来,拉夏贝尔在第二个十年通过两地上市募集了大量资金,企业成长迅速,有一定的“天时、地利和人和”。“它抓住了购物中心新型渠道战略性崛起的机遇,全直营扩张,一直在学习快时尚的技术,产品偏日韩风,且成本控制也非常成功。”他指出,在外部经济环境繁荣、行业发展迅速的背景下,拉夏贝尔的成功不是偶然。但此后,购物中心面临过剩的局面,拉夏贝尔的门店也是如此。“近万家门店的管理对企业来说是巨大的考验,那么多的品牌,相互间的定位、人才的选用和育留(都会出现问题),随着规模扩展,自身的劣势和不足就显现出来了。”江山指出。

2018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下降2.58%;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降132%,这是拉夏贝尔上市以后首度出现亏损。彼时,其提及的原因包括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公司直营店销售低于预期等。

和业绩下滑相伴的是拉夏贝尔门店的迅速“缩水”。2018年,其直营品柜净减少179个。2019年,其境内经营网点数较2018年底净减少4391个。

徐风表示,那段时间,公司的动作确实很多,“一开始还是会让人有些兴奋”。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tousu@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

本文来源: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 责任编辑:越战女兵 2020年07月06日 06:44:20

精彩推荐

©1996- 从近万家门店到濒临退市 “中国版ZARA”转机何在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友情链接: